公公与儿媳之间的奇闻

在农村,婆媳之争是常有的事,可公公与儿媳闹,特别是发生了有关风化的事 情,立刻会成为笑谈,为人不齿。

前几天,村里老严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立刻被传得沸沸扬扬。

事情是这样的—— 老严是个年近六旬的老汉,老婆几年前去世,与儿子儿媳生活在一起。

由于只有一 个儿子,老两口一辈子的积蓄都用在了这个儿子身上,加之近年来儿子外出打工挣钱,儿媳 在家操持家务,一家人共同努力,生活逐渐富裕,楼房建起来了,高高的院墙也磊起来了崭 新的红漆大门晚上一关,便感到舒适安全,再不像以前没围墙时,晚上睡觉都提心吊胆,半 夜听到院子里有点动静便赶紧起来查看,担心东西被偷。

新年刚过,儿子外出打工去了。

家里只有公公与儿媳两人。

儿媳睡在楼房里,公公 睡在门楼旁的偏房里。

老严之所以睡在偏房里,一是儿子不在家,公公与儿媳睡在一所房子 里让人觉得别扭,二是为了看家:如果夜里有什么动静也好起来开大门。

这天半夜,老严醒来,隐隐听见楼房里有人在悄悄说话。

他感到奇怪,家里只有自 己与儿媳两人,深更半夜怎么会有说话声? 他也没拉亮灯,悄悄起了床,轻轻打开偏房的门,蹑手蹑脚走了出去。

楼房里没有亮灯,院子里也黑漆漆的,整个村子都在沉睡,除了一两声狗叫,一切都寂 然无声。

他站在院子里侧耳细听,楼房里不时传出一阵细语,还夹杂着几声娇滴滴的窃笑。

他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可那的确是儿媳的声音。

那压低嗓门的窃笑声让他疑窦顿生:儿子外出打工去了,儿媳一个人睡在屋里,怎 么会有这种声音?那娇滴滴的窃笑声使他确信屋里正发生着让他不敢想象的事情 •••••• 他急忙向铁大门走去。

睡前是他把铁门闩上的,当时儿媳已经熄灯就寝了。

铁门依 然严严紧紧地闩着!他四下望望,围墙很高,墙头上还密密麻麻嵌着锋利的玻璃片不可能会 有人逾墙而入;难道是自己听错了?抑或是儿媳在梦中呓语? 他又蹑手蹑脚向楼房那边儿媳的窗口走近一点。

那压低嗓门的窃笑声仍不时传出。

在这低语声里,他突然听到一声重浊的哼唧声,毫无疑问,那是个男人的声音,就是傻子也 听得出来。

这下子,他再也不疑心开始心中那个让他难以置信的猜测,一切都毋庸置疑 了...... 在大多数人已经接受或半接受开放思想的现代乡村,男人外出打工,女人在家趁机 放肆一下的事情,已经不再是奇闻,人们听说了这种事情,也只是四下悄悄议论一阵子 而已;甚至有人还公开为此开脱: “这有什么,都啥年代了,你看电视上大闺女小媳妇连三角 裤头都露出来了„„”只是做公公的碰到了这种事,只能装聋作哑,不要说过问,就是看见 了也要熟视无睹,碰到了也要绕着弯儿躲开;要是哪个做公公的遇到了儿媳有越轨行为想干 涉一下, 不管该与不该, 老脸上极有可能会出几道血痕, 还会被唾一口骂作 “老不要脸” 。

老严活了大半辈子,对农村这种习俗太知道了。

他本应该想象着出门在外的儿子在 工地上拼命挣钱的可怜模样,再对着儿媳的窗口无奈地摇摇头,站在院子里仰天叹息一声, 憋着一肚子窝囊气,回到偏房里拉起被子蒙头睡觉。

老严本也是个老实巴脚的老汉,以他的 心性也的确会这么做;可当时听着那代表家庭耻辱的声音,在这个耗了自己大半子心血终于 建起的宅院里响起,一股无法抑制的“鹊占鸠穴”的隐痛,使他毅然迈开大步走进楼房,结 果却给自己带来了一场永远都忘不掉的羞愧。

老严心里憋着一股怒气,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大步流星走进楼房,猛地推开儿媳房 间的门,摸着开关啪地拉亮了电灯。

他要“捉奸捉双” !

他一下子傻了眼,因为躺在儿媳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儿子。

原来儿子在外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提前返回, 下车时已是半夜, 便往家里打电话, 电话在儿媳房间里,她起来为丈夫打开大门,夜深了,边没有惊动父亲;两口子回到屋里, 正体验着小别胜新婚的激情与快乐,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他听到儿媳一声凄厉的尖叫,便仓皇掉头往外走。

可已经晚了,事情已经出现,就 无法挽回。

寂静的乡村黑夜里很快便响起了儿媳哭嚎着的谩骂,责问这个老不要脸的深更半 夜突然闯进自己卧室里到底是想干什么? 老严在拉亮灯的瞬间到底看到了什么?也许他至死也不会向外吐露半个字;老严突 然闯入的真正用意何在?儿媳心里也并非不清楚。

只是老严的行为本身就是对儿媳贞操的怀 疑,这对恪守妇道的人家简直就是直接朝脸上扇侮辱性的耳刮子,犹如当众宣称儿媳背地里 偷情养汉!是可忍孰不可忍?第二天一大早,她便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回娘家搬兵去了。

她要 把这件事大张旗鼓地抖搂出去,毫无疑问,闹的风声越大,自己的贞操就越显得清白,可恶 的公公的那张老脸也就越无处放!娘家人成群结队地来了,村子里的老少爷们也来了,院子 里挤满了人,大门口也围得水泄不通,哭嚎的、叫骂的、劝架的,解围的,人声鼎沸,当年 为儿子举办婚礼的那天也不见得有如此热闹。

老严就像个的罪人, 蹲在墙角下闷头不响, 任凭儿媳和亲家母污言秽语地数落和责骂„„ 消息不胫而走,经过口头相传,很快便变了味:有人说老严人老心不老,趁儿子外 出打工之际,欲对儿媳图谋不轨,脸都被儿媳抓破了;老严不是那种人呀?可事情又不由你 不信,儿媳娘家人来了十几口,气势汹汹在老严家大闹一场,而且老严的儿子为此特意连夜 从外地赶回来了,人们都亲眼看见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总不会假吧?

  • 最强的公公和媳妇对话!

    最强的公公和媳妇对话!

    最强的公公和媳妇对话!...

    贡献者:网络收集
    907601
  • 公公与儿媳私通为何称“扒灰”

    公公与儿媳私通为何称“扒灰”

    公公与儿媳私通为何称“扒灰”...

    贡献者:网络收集
    374978
  • 一间学校的奇闻异事

    一间学校的奇闻异事

    一间学校的奇闻异事...

    贡献者:网络收集
    422030
  • 奇闻:公公跟孙子抢母乳, 知道真相后我对公公大发雷庭

    奇闻:公公跟孙子抢母乳, 知道真相后我对公公大发雷庭

    奇闻:公公跟孙子抢母乳, 知道真相后我对公公大发雷庭...

    贡献者:网络收集
    443233
  • 最高人民法院中南分院关于“公公与媳妇”“继母与儿子”等可否结婚问题的复函

    最高人民法院中南分院关于“公公与媳妇”“继母与儿子”等可否结婚问题的复函

    最高人民法院中南分院关于“公公与媳妇”“继母与儿子”等可否结婚问题的复函...

    贡献者:网络收集
    453112
  • 太监能当官吗揭秘古代宦官奇闻异事

    太监能当官吗揭秘古代宦官奇闻异事

    太监能当官吗揭秘古代宦官奇闻异事...

    贡献者:网络收集
    400923
  • 太监能当官吗 揭秘古代宦官奇闻异事

    太监能当官吗 揭秘古代宦官奇闻异事

    太监能当官吗 揭秘古代宦官奇闻异事...

    贡献者:网络收集
    174631
  • 奇闻:太监也有性需求的!惊呆了,他们是如何解决的?

    奇闻:太监也有性需求的!惊呆了,他们是如何解决的?

    奇闻:太监也有性需求的!惊呆了,他们是如何解决的?...

    贡献者:网络收集
    713908
  • 奇闻:太监的女儿也能当皇后,可结局却不尽人意

    奇闻:太监的女儿也能当皇后,可结局却不尽人意

    奇闻:太监的女儿也能当皇后,可结局却不尽人意...

    贡献者:网络收集
    906605
  • 奇闻:儿媳妇因为奶水太多,全家把儿媳妇的母乳当早餐奶!

    奇闻:儿媳妇因为奶水太多,全家把儿媳妇的母乳当早餐奶!

    奇闻:儿媳妇因为奶水太多,全家把儿媳妇的母乳当早餐奶!...

    贡献者:网络收集
    31360
  • 网友在搜
    91呆哥系列49 gitlab的版本号查看 www.sdyj.wsglw.net express 官网 jux 825 成田丽下载 5.1创新声卡怎么调试 环保法规定油烟排放 macbook晃动有声音 happy xmas 广告德芙 我的梦英文版歌词语音 消防图纸上符号全部 cav590功放怎么样 北京今天航班延误情况 中国皇室名字 悲观锁实现java hp envy x360 13拆机 webpack merge 是什么 oxygenating gel mask 广州财校 荆州油漆批发 ps4有显卡吗 ibm电话面试 amd cpu图片 泡面传奇42-120回 卖场陈列标准 美的空调pg200 光学相干断层成像查啥 敖包相会伴奏曲 floodtime 2017年5月29日结婚好吗 爱情与灵药 电影 以太币钱包中文版 冒充富二代怀孕 校园广播平面图 光晕5cg动画 wi fi wt 6 模块 俘虏作者南枝鲤鱼乡 黄金瞳txt打眼微盘 fiberwell孕妇能吃吗 变脸by皮皮虾 书包 i5还是i7区别大吗 三星3812手机套 cppunit教程 mphe couple韩国 lessons of failure 淮北蓝宇集团地址 太原个人二手货车出售 国外的孩子上幼儿园么 牛脂片状酥油 bi followers count 中望cad 圆弧 2015 2016nba季后赛 台湾人申请支付宝 二手尼康镜头大全 ps 眼镜处理 防弹少年团斗图 再回到从前 点痣最好的医院

    声明:本站内容部分源于网络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请咨询相关专业人士。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或有意见、反馈或投诉等情况, 联系我们: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华府网 手机站